圣罗萨里奥的朋友们

2017-05-18 13:26:06  热度:
圣罗萨里奥的朋友们-上午八点二十分,西行的火车难时在圣罗萨里奥停了站。一个挟着鼓鼓的黑公事包的人下了火车,快步走向镇上的大街。在圣罗萨里奥下车的旅客不-人生感悟

圣罗萨里奥的朋友们


  上午八点二十分,西行的火车难时在圣罗萨里奥停了站。一个挟着鼓鼓的黑公事包的人下了火车,快步走向镇上的大街。在圣罗萨里奥下车的旅客不止他一个,但他们不是懒洋洋地走进铁路食堂,便是到银元酒店,再不然就同车站上一堆堆的闲人混在一起。

  这个挟黑公事包的人的举止没有丝毫迟疑。他身材矮小,但是很结实,浅色的头发剪得很短,修得光光的面孔显得非常果断,鼻子上夹着一副叫人望而生畏的金丝边眼镜。他的气派如果不是代表真正的权势,至少也代表着一种安详而自信的潜在力量。

  走过王个街口后,他来到镇上的商业中心。在这里,另一条热闹的街道同大街相交,形成了圣罗萨里奥生活和商业的核心。一个角上是邮政局。另一个角上是鲁宾斯基服装公司。其余两个相对的角上则是镇上的两家银行,第一国民银行和**畜牧银行。新来的人走进圣罗萨里奥第一国民银行。他跨着轻快的脚步,一直走到襄理的窗口。银行要九点钟才开始营业,工作人员却都到了,各自在做他那部门的准备工作。襄理在翻阅信件时,发觉这个陌生人站在他的窗前。

  “银行九点开始营业。”他爱理不理地草率地说。自从圣罗萨里奥按照城市银行的办公时间营业以来,他经常要对一些早来的顾客说这句话。

  “我很清楚。”对方说,声调冷淡而干脆。“请你看看我的名片。”

  襄理把那张一尘不染的小小的卡片拿过窗口里,看到的是:???“**银行稽核--内特尔威克”

  “哦----响----请到里面来顺----内特尔威克先生。您初次来----当然不知道您的身份。请进来吧。”

  稽核很快地进入银行神圣的区域,襄理埃德林格先生----一个谨慎而精明的中年人----唠唠叨叨地把他介绍给银行的每一个职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