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锄落花,葬在了寂寞的天涯

2017-03-15 11:00:06  热度:
一段红尘一阙歌,千里烟波,云遮断归途,回首,缠绵的往事如一帘落花飞扬在寂寞阑珊处。烟云飘摇中,谁,固守原地,蘸一笔痴情走笔到白首?——题记不知何时起,一帘迷人的烟雨被时光的帷幕遮挡,搁浅

一锄落花,葬在了寂寞的天涯

  一段红尘一阙歌,千里烟波,云遮断归途,回首,缠绵的往事如一帘落花飞扬在寂寞阑珊处。烟云飘摇中,谁,固守原地,蘸一笔痴情走笔到白首?

  ——题记

  不知何时起,一帘迷人的烟雨被时光的帷幕遮挡,搁浅在季节的窗外。走进绿肥红瘦的风景里,红消香断牵起了清风的幽叹,惹我一身的淡忧闲愁。

  独自徘徊在那条留给我无数欢愉的湖边,依稀看见,波光粼粼的水面上,倒映着身姿婀娜的垂杨柳,也倒映着一双满含哀怨的星眸。这湖边,曾经有烟雨空蒙,花开四季,处处都有你我染香的足迹,时时都有你我织不完的轻梦。

  人隔天涯渺音影,欲代遥问却无凭。那一程,曾是,君横吹柳笛,吹起双燕绕梁飞,我反弹琵琶,弹得双蝶翩翩舞……这一程,却是,残叶风急,花落一地,玫瑰花的暗香渐渐飘散在古道西风中,无可追寻。

  君,你知道吗?只要我看得到你,这江南的每一川烟雨都会被我解读成无限的风情,那北国的每一朵雪花都会被我描摹成绝美的版图。只要我听得到你,再炎热的夏天都会被我化解为清幽的日子,再寒冷的冬季都会被我打磨成舒怡的时光。

  红尘陌上,相聚太短。君,我好想与你十指紧扣,沐着阳光,一起去欣赏扬州二十四桥边的花容柳韵,一起披着月色去找寻云水之湄带露莲花的幽雅芬芳。我好想与你并肩,去广袤的沙漠,一起去看一看那千年不倒的胡杨,和那搏击长空的苍鹰;一起去听一听那丝绸路上的驼铃,和那古国楼兰遗落的风音。

  如果可以,我还想与你亲近美丽的大草原,一起去拨一拨巴音布鲁克草原上的冬不拉,一起去拉一拉呼伦贝尔草原上的马头琴。如果可以,我还想你能带着我,一起去看一看诗人徐志摩笔下的康桥,我想与你在夕阳的余晖下,依在康桥上,看水草的轻轻招摇,听笙歌的幽幽低徊。如果可以,我还想与你共赴法国,一起走进浪漫的普鲁旺斯,在那紫色的海洋里静静聆听薰衣草的窃窃私语。

  假如时光可以穿越,我真想与你驻守宋朝,一袭素衣,临水筑屋,修篱种菊。我想,只要有一间竹屋,一张矮桌,一扇镂窗,一盏油灯,我们就可以把每一段时光梳理得温馨诗意,把每一个日子都过得活色生香。我不求大富大贵、不求长命百岁,我只求与你日日相对、夜夜清欢。君,只要有你执我之手,为我画眉,哪怕日日粗茶淡饭,我都无怨无悔。